骡子seo:王坚和吴军两个是怎样的人

浏览:/ 2018-01-30

贴标签这个问题,我在 上一篇文章 里留了个尾巴,这个行为到底是好事坏事呢?没有好坏,只是应用的场景不同,随之而来的效果也大不相同。

 

一方面,贴标签会帮助人们降低行为成本,辨识容易。另一方面,标签一旦贴上,就很难摘掉,有时候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

 


 

贴标签的行为其实就是萃取信息,收集数据,然后建立自己行为上的规则,比如你去一个富人区散步和路过以危险著称的脏乱差街区,心境和行为反应一定是不同的。这种应用无处不在,它有效的避免了我们的大脑陷入大量选择和判断的泥沼中无法自拔。但这些粗糙的规则更适用于群体和事件,如果贴到个人身上,局限性就很明显了。固然有不少人一生不思进取,浑身上下就一个标签「懒」,但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生都是鲜活的,流动的,像清风,像流水,一成不变的看人,必将给自己带来局限性,给他人带来困扰。

 

UCloud 创始人季昕华季老师,当年以安全领域的黑客行走江湖,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始终被贴着安全的标签。为了改变别人的目光,季老师不断的在各种场合宣讲云计算,算是给自己添加了个云的标签,但现在开安全大会,还是会收到邀请,可见标签粘性之强。

 

我自己也是一样,无论当前的工作内容、个人输出是什么,技术、Mac 这样的标签一直如影随形。初期打造自己影响力的时候,有标签是好事,可以让人们快速了解你,深入下去,就需要进行突破和跨界,否则会陷入所谓的舒适区,无法再精进向前。

 

很多人一生都没法打破那个界线,因为界线并不在远处,而在我们的心里。

 

很久没写人物了,今天说说王坚博士和吴军博士,前者是心理学博士,后者是计算机科学博士,都曾经就职著名外企,王博士在微软研究院,吴博士在 Google 研究院,二人先后回国分别加入阿里巴巴和腾讯,一个负责阿里云,一个负责腾讯的搜索。从此以后,二人的生活轨迹迥乎不同,各自做出了自己在这个互联网时代的贡献。

 

我和王坚博士有过几面之缘,但没什么交流,估计他老人家也不会记得我。第一次见王博士是在一次大会上,消瘦,低调,条纹衬衣,说话慢条斯理,不急不躁,完全看不出他当时正处于舆论的漩涡里。王坚2008年加盟阿里巴巴集团担任首席架构师一职,马云希望王博士帮助阿里建立世界级的技术团队,后成为阿里集团 CTO,主导阿里云的开发。那时候阿里云还不如现在这么如日中天,王博士的技术能力、管理能力、确定的方向和战略,统统遭到质疑,甚至有知乎上的百万富翁和中产阶级搜出王坚的一些论文作为「证据」,说明博士的技术和学术能力不过尔尔。阿里内部很多技术大牛也在质疑博士的能力和战略眼光,并且,从来没见过他写代码啊!据说2012年马云任命博士做 CTO 的时候,论坛激起了几百层的讨论,这是「前所未有」的。

 

在这种情况下,王博士背着一口大锅继续前行,他坚定的告诉马云阿里云和云计算的价值,不甩锅,没撂挑子,也没去找替罪羊,坚持之前制定的方向,虽然困难重重,但最终成就了阿里云和 yunOS。我在锤子科技的时候和 yunOS 有过合作,yunOS 目前的出货量可能被远远低估了,其实阿里云和 yunOS 都遵循了阿里自顶向下的策略,做出最大的市场,获取最多的数据,然后构建自己强大的计算和服务能力。

 

马云对王博士的评价是:

 

博士是人不是神,博士的不足大家都知道,我了解的也不比大家少,但博士了不起的地方,估计很少有人知道。
假如10年前我们就有了博士,今天阿里的技术可能会很不一样。
假如我们的博士是程序员出身,那么阿里的 CTO 可能和任何公司的 CTO 毫无差别。

 

我的好友吴翰清(道哥)是个骨子里非常骄傲的人,很少服人,他在阿里集团最佩服的两个人,一个是马云,另一个就是王博士。他第二次回阿里,也是王博士力邀成行的。事实也证明了王博士的眼光,道哥在自己的位置上为阿里云构建了最好的安全能力。

 

吴军博士的路则延伸到了另一个领域。

 

我和吴军博士有过一面之缘,2014年吴军老师出版《文明之光》,我有幸受邀作为嘉宾出席了新书发布会,期间和吴军老师有了一次充分的沟通。当然,估计他老人家也不记得我了……

阅读"骡子seo:王坚和吴军两个是怎样的人"的人还阅读

上一篇:秀爱网:如何玩转SEO词库

下一篇:seo十万个为什么之无效的社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