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瀛杂记:恶意SEO,日本版的百度魏则西事件

浏览:/ 2018-01-30

其实写不写这篇文章我犹豫了很久,犹豫到这个新闻都已经成了一周前的旧闻。

 

犹豫的原因是,如果我写出来,本质上这也就是一篇洗稿文——本文的各种信息来源无非也是来自日本各种新闻网站和评论博客,毕竟我没法去涉事公司进行采访。

 

但是作为同行业人员,对于这样一件大事我觉得有必要写一下。不仅仅是日本和中国,全球互联网行业近年都在内容服务上花大力气,以前做工具的、做游戏的、做广告的,都开始变着法子参入内容服务,以保证用户粘度和广告价值。

 

内容服务做出问题,这种事情在哪里都有可能发生,如何处置、如何看待,如何意识到这样的问题有多大,都是值得思考的地方。我们已经目睹了百度魏则西事件,这个事情出在国内一家独大的搜索引擎上,看似和内容服务无关。但我们无法预测以后会不会有类似的事情出现在一家独大的内容服务上,甚至,因为内容服务的特性,问题媒体可能都不需要一家独大就能造成足够的冲击力。

 

这样的事情,首先在日本发生了。

 

DeNA。这家公司,不少人应该都知道。它的中国分公司在同规模竞争对手惨败出场后依然屹立,虽然不能说很成功,好歹也算是一个IP的宝库。

 

而在日本,DeNA于翻盖机时代就靠着它的Mobage平台傲视群雄,进入智能手机时代后也算是日本IT界的一支强势军队。当然我们也知道,做游戏方面,DeNA已经被不少后生赶超了,所以经常标榜企业经营能力的这家公司在近两年生出了无数新的事业群,让没有能力在新东西上大动手脚的中小企业好不羡慕。

 

DeNA的新事业群中,名为Palette的内容服务群可以说是最被看好、也是目前成绩最好的一个。这个由10个不同垂直媒体组成的内容矩阵声势浩大,光是在人才市场都掀起了波澜,连笔者都被他们尝试挖过,简直是缺人缺得不择手段。

 

 

这些垂直媒体有DeNA自创的,也有收购的。其中一开始就最有名的,莫过于面向女性读者的时尚网刊Mery。今年4月Mery被DeNA的Palette事业收归麾下的消息在当时也是一个大新闻,做个不恰当的比喻,就相当于知乎被腾讯收购一样。

 

其他的几个垂直媒体则横向涵盖了衣、食、住、行、健康、兴趣等多方面,DeNA构筑“有影响力”的媒体事业群的野心可见一斑。

 

而此次事件的起因,则是上图中位于最中心位置的welq——一家提供健康和医疗资讯的媒体。人命关天的事情,造成的冲击力总是巨大的。

 

事情的导火索,是有网友指出在Google搜索“想死”(死にたい)这一关键词时,排在搜索引擎首位的,是来自welq的文章《想死的时候可以尝试的7种办法》(死にたいと思ったときに?して欲しい7つのI法)。“标榜提供健康医疗方面的专业信息的媒体怎么能发表这样不负责任的文章?”日本人的敏感神经遭到了刺激,指责的推文被不断转发,welq于是就“火”(日语称“炎上”)了。

 

火是会蔓延的。不久,welq本身的其他文章就被挖了出来——大量文章被指不具备专业性,用语夸张甚至有伪科学之嫌,恐怕害人不浅。再后来,火势蔓延到了welq背后的Palette事业群,10家媒体中的另外几家被指“都是些没有价值的东拼西凑的文章”,“内容里充满了明显是为了吸引搜索引擎的字眼,而标题也都是标题党”——用我们的话来讲,就是“洗稿”。

 

DeNA方面起初采取的是部分否认的危机对策,起初只是关闭了welq。后来舆论打击逐渐加强,他们才开始关闭其他的几家媒体。而今年才因收购而加入Palette的Mery则坚持到了最后,因为“Mery组织是独立的,内容创作的制度和形式也不一样”。

 

不过Mery也只是多坚持了一会儿而已。这家最火爆的时候连电视上都能看到广告的媒体现在也关闭了。

 

事件持续发酵后,政府也注意到了舆论。 东京都福祉保健局召见DeNA人员质询的事情也上了新闻。到了这一步,DeNA也就只能像所有做错事情了的日本企业一样夹起尾巴认错,设立第三方调查小组,并封死了Palette服务的所有入口。如本文题图所示,DeNA官网上Palette事业的招聘页面都直接404了。

 

说这是日本版的百度魏则西事件,一是因为事情同样涉及医疗信息(虽然无法考证Welq的文章是否真的导致部分患者蒙受直接损失),二是涉及到了搜索引擎的原罪问题。当然,两件事也有很多不同之处,这点大家也都能看出来。

阅读"东瀛杂记:恶意SEO,日本版的百度魏则西事件"的人还阅读

上一篇:淘宝SEO优化是否有作用

下一篇:第二届中国网络营销行业大会圆满闭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