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谈做腾讯微信的「不克制」

浏览:/ 2018-01-30

 腾讯的创始人之一 Tony 曾经说,微信团队保持了一种很克制的心态做产品,但今天张小龙微信公开课PRO 版在演讲中说,当他听到 Tony 说微信很克制时,他是很惊讶的,「克制」这个词从来没有在他脑袋里出现过,相反,他认为克制想法是一种自我压制的行为,在做决定时克制想法并不是一种好的状态。

 

我想聊聊我对「不克制」的浅薄理解。

 

第一,不克制想象力。

 

不克制,我认为是在想象力上的不克制。也就是在产品或创业的初期,不要压抑想象力,也不要局限于自己最擅长的领域。

 

我曾经犯过这样的错,在上一次创业做「轻单」公司遇到瓶颈时,我和另外 3 个合伙人连续两周,几乎天天在咖啡厅抽烟开会,我们很慌张,我们拼命地想,怎么办?如果轻单这个产品是不对的,我们应该做什么产品?我们头脑风暴了很多产品,也看了 App Store 美国区各种热门的产品,试图找到一种能借鉴的产品形态。

 

但两周的头脑风暴不但没有暴出有意义的火花,反而陷入了死循环:我们认为我们做什么都不行,并感到沮丧。当时,我们 4 个人从擅长的领域出发,去想我们能做什么,做内容?做社交?做生产力工具?整个讨论过程中,我们都围绕这几个方向在转,越往深钻,我们越想不到接下来的路应该怎么走,陷入了更大的彷徨。

 

如果现在回头去看,我会认为我们用自己熟悉的领域克制了我们的想象力。看过各种创业鸡汤文的人都对这样的话不陌生:做市场最需要的产品。但真正创业的时候,很容易就陷入了自己,尤其是创始人的舒适区,陷入了惯性思维,而忘掉了,所谓的市场,其实不止自己熟悉的「市场」,还有各种各样的市场和各式各类的需求,我们要做的,其实是要先将这些市场找出来,然后挖掘用户们的需求,再去匹配团队的能力,如果能做,快速试错,不能,则换另一个方向。

 

马化腾 2012 年曾经对外表示过,腾讯不会做硬件,但其实微信团队做了不少硬件,比如微信相框,其实还有不少,但都没有对外发布。

 

微信有一个部门,在做本职工作的同时,没有背负任何 KPI 地研究各种智能硬件,每次我和这位部门负责人聊天,他都跟我分享他最近玩的新硬件,以及最近对智能硬件与微信结合的想象。

 

如果微信把思维克制在马化腾表态说不做硬件,显然这个部门不会花时间去研究。但是,商业为什么要压制自己的想象力?

 

另一个例子是 Google,相信很多人都知道,Google 允许员工花 20% 的工作时间研究与工作没有关系的事,并做成产品,如果产品验证成功了,公司就会投放更多资源,让这个产品壮大。曾经红极一时的 Google Wave 就是 Google 澳大利亚团队利用 20% 时间做出来的。

 

所以,我理解的不克制,是指想象力层面的不克制,不仅不克制我们在熟知领域上的想象力,还不克制自己走出舒适区,去看看别的市场,别的需求。

 

 第二。慢一点,不是错。

 

曾经我很信奉一种产品哲学:唯快不破。有了想法,就立马做出来,然后马上投放到市场上,接着不断迭代,做出成功的产品。

 

这当然是最好最理想的状态,但大多数情况是,产品投放到市场的那一瞬间,用户来了,然后第二天,用户走了,第三天,用户再也不回来了。

 

这个时候,无论再怎么去改产品,可能都不会迅速拉拢新一波用户,因为我们可能在第一次露面时,就可能把该用的市场推广渠道用完了。

 

这年头,开发一个 app 已经没有多少难度的,开发一个小程序更是一两周就可以完成的事,最大的难度不在于产品的功能,而是产品的闭环:用户来了 — 用户用了 — 用户走了 — 用户下一次如何重新进来?

 

如果没有把用户流动的闭环想清楚,快速迭代是没有意义的。

 

更好的做法应该是花足够多的时间去做市场和用户调研 — 不止是在网上看看新闻看看报告,而是应该走出去,接触真正的用户,花时间去设计一个合理的封闭循环。创业是要快,这没错,但如果快速试了 10 次,都没有把用户留住,团队可能就泄气了,到时候就不止用户留不住了,团队也可能留不下来。

阅读"张小龙谈做腾讯微信的「不克制」"的人还阅读

上一篇:大牛SEO:SEO需要精益求精的精神

下一篇:AppStore的SEO(ASO)新算法揭秘